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校园春色  »  [央视一姐的淫奴生活](15)作者:丝袜马华
[央视一姐的淫奴生活](15)作者:丝袜马华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1209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5。
 
  脱下衣服后的陈蓓蓓,感受着汽车在路上的微微颠簸,忐忑不安,不知道迎 接自己的会是什么。身体在被男人不停地抚摸,她知道这是那个叫六爷的男人, 而那个导演此时负责开车。小马说她是个淫荡女人,还喜欢被轮奸,只怕会有多 个男人来凌辱自己,这让陈蓓蓓恐惧不已,无奈此时的自己,被捆绑着手脚,身 体赤裸,只穿着肉色连裤丝袜,难道还能赤身裸体去呼救吗?更何况,这个套了 小锁的头套,自己也无法解开!
 
  过了没有多久,陈蓓蓓就感觉车子停了下来,她也被男人抱出了车厢。当她 再次双脚接触地面时,她感觉到是冰冷的大理石地面,双脚的肉色长筒丝袜解开 后,终于恢复自由的双腿,在两个男人的推动下,慢慢向前迈着步子。头套下深 陷黑暗的陈蓓蓓,此时惊恐万分,不知道会有什么可怕的事等着她,她连反抗的 勇气都没有,只希望自己可以安全地度过这一夜。
 
  走了大约20米,陈蓓蓓听到了房间大门打开的声音,然后是轻柔的古典音 乐,还有众多男女的笑声。这里竟有一个party,而且还有女人,是好几个 女人的声音,因为视力被禁锢,听觉变得更加敏锐,陈蓓蓓感觉到了周围的环境, 而开门前竟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说明这是个隔音性能极好的房间。他们这些 男人女人,要如何玩弄我呢?陈蓓蓓的双手仍旧捆绑在身后,身体也在恐惧中本 能地想要后退。
 
  「小骚货,还想后退!」六爷的声音响起,接着在她的屁股上抽了一巴掌。 陈蓓蓓只得继续向前走,嘴里呜呜呜地呻吟。
 
  「老公,小关,你们俩去了那么久,就为了带回来这个女人吗,还看不到脸, 看样子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嘛。」
 
  陈蓓蓓听到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板上的踏踏声越来越近,而这个女人的声音 更是让她大吃一惊,那个被称为六爷的男人就是国内的知名导演,而这个喊六爷 老公的女人,正是他的妻子,也是国内一线中年女演员。
 
  「就是啊,我徐姐说的没错,就这么个女人,也就是个烂货,值得大家等了 那么久吗?」又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口气傲慢的很,陈蓓蓓听着也很耳熟,应该 是国内的一个艺人,却想不起来是谁。
 
  「小白吃醋了,别看你有那么几部片子票房不错,那还是我们几个导演和制 片人给你抢档期的缘故,说实话,就你那几部脑残烂片,要不是我们施压把其他 片子推开,还挡住国外大片在国内同期上映,你还真以为自己有那么大的票房影 响力了?」和六爷同行的那个导演似乎不满意年轻女人的话,直接反驳道。 
  众人似乎没想到年轻导演如此不客气,一时间房间内只剩下了古典乐的声音。 陈蓓蓓正在恐惧惊奇时,反而是那个被称作小白的年轻女艺人低声下气地回答道: 「是的,是的,关老师说的是。我这点成绩微不足道,还是靠各位老师的提携, 我才有那么点票房的。」
 
  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此时响起:「各位老师,别光聊了吧,我替小白跟各位 道歉,小娘们不懂事,有点名气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欠调教,欠调教,各位老 师海涵啊!」
 
  陈蓓蓓立刻听出来,这个男人是圈内有名的歌手,和另一个男人是一个组合, 相当有名气,和那个小白也是夫妻。
 
  「要不是看二狗你的面子,我们能帮小白抢票房,当然,你媳妇那床上的技 术,我们还是满意的。不过,做了我们圈子里的狗奴,怎么能这么没大没小,今 天各位来参加赤裸派对,男女都不穿衣服,可是小白是狗奴,为什么该有的装备, 一个都没装呢?」六爷的口气里也有些不满。
 
  「对……对不起,各位主人,我,我立刻穿上。」小白的声音也惶恐起来。 
  「老公,别生气。小白刚刚在房间里服侍我洗澡,我玩过她后还没来得及给 她扮上,这就给她穿上啊。你看那件豹纹的开裆连体丝袜怎么样,还有豹纹的高 跟鞋呢,让她穿上再给她戴上狗项圈,不就是乖乖的母狗了吗?」被称作徐姐的 女人解围道。
 
  可能是六爷等人点头许可了,陈蓓蓓听到了小白快步离开的声音,很快小白 的喘息声又响起来,陈蓓蓓猜到,这是小白正在快速地穿豹纹连体丝袜,还有高 跟鞋。
 
  「不错不错,阴户露在外面,胸口两个洞也能露出奶子,小白还是满风骚的 嘛,乖乖戴上狗项圈,你就是我们最好的母狗性奴!」那个被徐姐称作小关的导 演,满意地说道,同时推着陈蓓蓓向前走了两步。
 
  「母狗怎么能没有尾巴,你看这都准备好的,我给小白戴上,一会各位想要 试试她的肛门时,再拔下来就是。」
 
  接着就是小白嗯唔一番的娇喘,她的老公看来是给她戴上了肛塞,而且肛塞 外面是一根竖起来的狗尾巴做装饰。
 
  「小白的样子还真是一条称职的母狗,来叫两句让姐听听!」又是一个女人 的声音,陈蓓蓓此时立刻认了出来,也是电影明星,曾经出道时拍了一部尺度大 的片子一炮走红,最近因为嫁给韩国人闹出很大的新闻。这个平日里大胆却端庄 的女演员,居然也在这个排队中。
 
  「小唯可真是疼小白啊,你这个女王癖好的人,对小白都不舍得动鞭子的。」 这个男人声音,陈蓓蓓更加熟悉,因为这男人就是和称作小唯的女人合演那部大 尺度影片的,香港有名的影帝,而刚才小白称他伟哥。
 
  「伟哥不也是疼小白嘛,二狗都能下手跟自己老婆两巴掌,你还只是给她灌 肠,都不动粗的,比我那韩国老公还温柔。」小唯似乎在和伟哥打情骂俏。 
  「你的韩国老公在家洗衣服做饭,你就在这里玩男人玩女人,哎!」伟哥感 慨一句,语气中却是充满了挑逗。
 
  「小白,你现在可是母狗,这个骚货是个渴望被轮奸的饥渴欲女,你去搞她, 就算是兽交,用母狗的方式去和你的骚货姐姐打个招呼去吧。」徐姐笑着说道, 接着发出两声清脆的巴掌声,再有小白啊啊的两声娇嗔,是徐姐在驱使小白爬向 陈蓓蓓这里了。
 
  地板上有物体婆娑的声音,陈蓓蓓可以幻想到,是那个被称作小白的女影星 在徐姐的驱使下,爬行在地板上。她忍不住呜呜呜地呻吟起来,不知道是哪两个 男人,一人揉捏一只她高耸的乳房,因为两只手的捏动力度不同,她明显感觉到 是两只不同的手。
 
  突然一根湿滑的东西,在自己的小腿上滑动,隔着肉色丝袜,可以感觉到是 小白的舌头,在舔自己的左腿,陈蓓蓓吓得汗毛耸立,向后退了一步,却被揉捏 自己乳房的男人推了回来。
 
  「小骚货,别往后退啊,人家小白这种母狗来和你亲热呢。抬起自己的左脚, 给小白打招呼,接受她母狗的谢礼!」说话的是六爷,陈蓓蓓辨别方向,知道他 正在玩弄自己的右乳。
 
  「二狗,你老婆去给这个骚货打招呼了,你也别闲着,好几天没让你服侍, 我可想死你了。来,让姐尝尝你的技术。」不一会儿,陈蓓蓓听到了徐姐痛快的 呻吟,还有嘶嘶嗯嗯的吮吸声,她羞耻地感觉到,是那个男歌手,用嘴在亲吻舔 舐徐姐的下体。
 
  此时的房间内,徐姐穿着黑色皮质束腰,还有黑色乳胶长筒袜通过束腰垂下 的左右共四根黑色皮质吊袜带扣住,乳房和下体都裸露着,穿着黑色高跟鞋的熟 女徐姐十足的女王范儿!小唯这个女影星是白色的同款皮质束腰,下面白色的吊 袜带吊着白色的长筒丝袜,然后穿着白色过膝女王高跟长靴,手中的皮鞭时不时 地驱使着狗奴小白。小白则是赤裸后穿上了豹纹长袖连体丝袜,而且还露出乳房 和开裆,没有穿高跟鞋又被带着红色皮质狗奴项圈和肛塞狗尾。陈蓓蓓若是能看 到,心里还会稍稍安慰,至少她穿着的肉色连裤丝袜还能包裹着自己的下体和美 臀。
 
  听到徐姐那不停的娇喘,很快又有小唯痛快地嗯呀呻吟想起,不知道是哪一 个男人开始玩弄挑逗起小唯。陈蓓蓓听着同性发出的欢愉叫声,身体也不由得发 热,小白用舌头舔舐着自己的肉色丝袜包裹的美腿,一阵阵滑腻的悸动让她更是 心跳加速,不由得骚了起来。听到六爷吩咐抬脚,陈蓓蓓连思考都没有,如同性 爱玩偶一般,没有思想地木然抬起自己肉色丝袜包裹的左足。陈蓓蓓的肉色连裤 丝袜极其轻薄,3D厚度的天鹅绒材质,足尖完全透明,抬起了玲珑玉足后让男 人都不由得赞叹。小白更是羡慕嫉妒恨啊,不用别人招呼,自己就乖乖凑近了骚 货的玉足,一番亲吻舔舐,玩得被拘束的陈蓓蓓娇躯不住颤抖。
 
  「呜呜呜……呜呜呜……」赤身裸体被女人玩弄自己的玉足,屈辱娇羞的陈 蓓蓓却又感到一番莫名的刺激,不由得通过封住的小嘴嗯唔呻吟起来,突然感到 自己的左足被包住,原来自己的左脚五根脚趾包裹在肉色丝袜中,被小白捏弄着 全都含在了嘴里,像小孩子吃棒棒糖一样用力地吮吸。怕痛更怕受伤的陈蓓蓓本 能地想要抽回左脚,可是小白玩得兴起,张开大嘴含住陈蓓蓓的玉足后,一手抓 住她的脚踝,一手握住她的玉足,陈蓓蓓竟是使了力气也无法抽出自己足尖湿滑 的小脚。小白还咬住陈蓓蓓的足趾用牙齿轻轻地摩擦,吓得陈蓓蓓不敢再乱动, 轻微的痛感带着摩擦的酥麻,竟是莫名的刺激痛快,呜呜呜地呻吟不止,也不知 道是痛苦还是欢愉。
 
  「小白真是个不错的脚奴,自己生了大脚板,可是嫩得很,摸起来舒服,捏 起来过瘾,而且小白最会玩女人的脚。这搞了几次,但凡有个女人让她玩弄,她 都要弄女人的脚,把女人搞得爽爽的,真是个不错的美肉性奴!」说话的是管导 演,传来了小白嗯嗯呜呜呜地呻吟,显然张嘴咬住陈蓓蓓左脚的小白,不知道是 豹纹连体丝袜包裹下的乳房还是性器或者其他敏感部位,正在被管导演玩弄。 
  眼前一片黑暗,乳房一左一右被男人揉捏玩弄,不知是谁也加入,开始隔着 裤袜抠弄自己的胯部性器,左足更是被小白含在嘴里吮吸玩弄,陈蓓蓓经受着众 人的挑逗开始意乱情迷,终于众人结束玩弄后,陈蓓蓓的身体才得以解脱,一阵 轻松后,双脚重新站立在地板上的陈蓓蓓酸软的身体却又感到一阵空虚。
 
  「呜呜呜……呜呜呜……」还没缓口气,陈蓓蓓的身体就被男人扛了起来, 男人的肩膀支撑着她的后背,右臂圈住她的蛮腰,赤裸的女主播在男人肩膀上悬 空摆出一个平躺的姿态,丝袜包裹的美腿不由得在空中扭动挣扎起来,陈蓓蓓也 是猛然惊醒,恐惧中忍不住呜呜呜地呻吟起来。
 
  身体悬空仰躺着的陈蓓蓓惊恐万分,本能地张开了双臂,肉色连裤丝袜包裹 的双腿也伸直颤抖起来,却感觉到左右手已经被男人的大手用力地握住,纤细的 玉指在包夹下伸直拢成了一团,而双脚也是被人握在手中,又开始一番的玩弄。 之前在小白的挑逗下,身体已经骚起来的女主播,丝袜玉足极其敏感,在看不到 认不出是谁的男人捏弄揉搓下,来自玉足的一阵阵又酸又疼却又说不上来的感觉, 形成了莫名的快感,让陈蓓蓓的娇躯不停地颤抖,在男人的肩头动作得更加妩媚。 
  将陈蓓蓓扛在自己右肩肩头的男人也没有闲着,他的左手环住陈蓓蓓的左腿, 左手抚摸着女主播肉色丝袜包裹的阴阜上下,还不停地撩拨女主播已经勃起的阴 蒂,而他的右手插入了陈蓓蓓的两腿之间,小臂贴着女主播肉色裤袜包裹的美腿, 右手中指和无名指并拢,隔着肉色的裤袜裆部便直接插入了女主播的阴户。伴随 着陈蓓蓓身体的不住颤抖,男人的右手使出指奸的技巧,手指在丝袜包裹下来回 不住地抠挖搅动,头套下封住的小嘴不住发出呜呜呜地欢呼,显然陈蓓蓓在男人 手指的玩弄下,身体已经不可抑制地快乐起来!
 
  腰肢被肩头抵住,半空平躺的陈蓓蓓在一阵又一阵的快感刺激下,不停的扭 动加剧了身体的酸痛,而手脚都被男人们抓住不停地玩弄,性器更有男人手指的 奸淫,这种轮奸时的凌辱调教让女主播既是痛苦又是刺激,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办 才好,在众人的玩弄下,竟是迷离起来,朦胧中只觉得下体一阵阵的暖流在涌动, 她羞耻地感觉到,在男人的凌辱中,自己的性器正在不争气地流出淫水。体温升 高,赤裸的身体冒出细密的汗珠,皮肤也泛起诱人的粉色,在众人的挑逗下陈蓓 蓓已经骚了起来,虽然意识迷离,官能却是饥渴敏感起来,不由自主地渴望被玩 弄。
 
  感觉自己被男人扛着走了两步,再次放下来,陈蓓蓓感觉到自己趴在了地毯 上,柔软的地毯让女主播感到十分的舒服,她的身体被众人摆成了四脚着地狗爬 的姿态。肉色丝袜包裹的美臀高高翘起,虽然看不到自己的样子,陈蓓蓓已经都 感觉自己羞耻的姿势了,而翘起的美臀,也能让自己意识到,被众人的奸淫即将 开始。就像在品鉴绝美的尤物母犬,男人和女人都在抚摸着陈蓓蓓赤裸的娇躯, 被喊作徐姐的女人,站在陈蓓蓓的身后跪在了地上,而她女王皮衣的下面,穿上 了一件黑色皮质内裤,内裤的内侧固定一根黑色的仿真阳具,穿内裤时徐姐都痛 快地呻吟一番,而内裤的外侧,还有一根更加粗大的黑色仿真硅胶阳具!
 
  「这个小骚货,就让我老婆来先尝尝!」六爷开心地说道,他还在揉捏着陈 蓓蓓已经发硬发红的右乳乳头。
 
  肉色的连裤丝袜裆部没有撕开,徐姐胯部的黑色仿真阳具隔着丝袜径直插入 了陈蓓蓓的阴道,用后入的姿势。湿润的阴道,经过了淫水的润滑,没有任何的 阻力,只是感觉到裆部的丝袜因为拉扯发紧,陈蓓蓓的身体不由得一番颤抖,便 感觉到一根粗大的阳具顶入了自己的性器,身体仿佛要扯裂一般,忍不住呜呜呜 一番呻吟,不过女主播痛苦屈辱的呻吟,在众人听来只是浪叫而已,徐姐没有怜 香惜玉,而是假阳具套着肉色的丝袜,快速地抽插起来!
 
  在一次次两个女人的下体撞击中,徐姐嗯嗯啊啊地痛快浪叫起来,陈蓓蓓保 持着趴在地上的母犬姿态,因为徐姐一次次的攻击身体前后摇晃,仿真阳具在抽 插中带来的无法阻挡的快感,让女主播的丝袜美臀也不停地扭动起来。
 
  「骚货就是骚货,再怎么装,你看,只要下面被插入,里面原形毕露。小唯 小白这样的女人,平日里不也是装得跟淑女一样,可是到了我们这里,被男人弄 一弄,立刻骚起来,还不是乖乖作母狗。」
 
  陈蓓蓓在后入奸淫的同时,听到六爷笑着说话,随后是小唯小白两个女人嗯 唔的回应,她都可以猜到,这时两个女人都在为男人口交,只是看不到她们含着 谁的阳具而已。
 
  一次次的迷离失去意识,在剧烈的刺激中又惊醒,然后再被性爱快感冲击到 意识模糊,就在持续不断地奸淫调教中,陈蓓蓓一次又一次的达到性感高潮。她 的肉色连裤丝袜也撕开变成了开裆裤袜,当自己的子宫痉挛震颤,分泌的阴精如 同失禁一般从阴道喷出时,耳边响起众多男女的欢呼,陈蓓蓓羞辱地知道自己是 潮吹了,可是泄了阴精的身子,仍旧在被玩弄中,疲惫的身体无法休息,在性欲 挑逗下,很快又骚了起来,在不断的侵袭中,淫水不断流淌,到了高潮时,还要 乖乖喷出阴精……
 
  众人轮番玩弄陈蓓蓓的身体,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使出了自己的绝招奸 淫女主播,几个小时以后,陈蓓蓓已经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瘫软在地毯上, 任由众人从她的手指到脚趾,一点一点地玩弄。小白此时亲吻着她的乳房,自己 豹纹连体丝袜包裹的美腿和陈蓓蓓的肉丝美腿交叉纠缠在一起,同样是剔除了阴 毛的阴唇,和陈蓓蓓裸露在外的阴唇紧紧贴合,仿佛两个诱人的红唇激情热吻, 这是俗称的磨豆腐,是女同之间常用的做爱方式,依靠阴处的摩擦来得到强烈的 性爱快感。陈蓓蓓感觉到是女人在玩弄,对于同性性爱依旧排斥的女主播却无力 挣脱小白的奸淫,在下体一阵阵酥麻的摩擦中,只能是嗯嗯呜呜地呻吟着,配合 着小白嗯呀的淫叫,就像是两个女人交替地哀鸣。一股股淫水不争气地流出来, 下体狼藉一片,陈蓓蓓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被掏空了,全身虚弱酸软,唯一亢奋 的只有自己的性器,在男人和女人的交替凌辱中,保持着旺盛的性欲快感,让自 己失去知觉的娇躯,唯一感受的就是强烈的性感!
 
  左手握住了男人的阳具,右手也握住了男人的阳具,自己被又一个男人抱住 身体,陈蓓蓓感觉到自己躺在了一个男人的身上,后背紧紧贴着男人的胸膛,那 个男人的双手还握住了自己的双乳。令她恐惧地时,刚才徐姐和小白,将自己的 淫水用手指送入了自己的肛道,来之前就被清洁浣肠过的肛道,在淫水润滑后, 被这个男人的阳具用力顶了进去。躺在男人身上的陈蓓蓓,感受到肛奸时,却连 站起来都不行,因为她的双脚也分别被一个女人握住,左脚好像是徐姐,右脚则 是被小唯握住,双腿被强行分开,而一个男人的阳具则直接插入了她早已肿胀的 阴道。左脚和右脚的脚心都传来钻心的瘙痒,两女竟然也学着之前的小白,开始 用舌尖滑弄陈蓓蓓的肉丝足心,引得女主播双腿不住地扭动挣扎,却无法逃脱, 只能是呜呜呜地哀鸣呻吟。
 
  「六爷,你我的肉棒在这女人的下体就要会合了,我都能感到,你插进她屁 眼的铁枪来回抽动的感觉了!」说话的是管导演,原来在自己身体下面的是六爷。 
  「你我合力弄这个小骚货,精诚合作,也能祝愿咱们合作的电影获得成功了!」 
  六爷说完,众人又是一阵哄笑,在四面八方不停地凌辱中,陈蓓蓓羞辱到极 点,又一次迷离……
 
  一间酒吧外的小路上,路灯早就坏掉,漆黑一片。董卿双手按着墙,分开自 己黑色连裤丝袜包裹的双腿,翘着自己的美臀。裤袜被褪到大腿上,小马在她的 身后,用后入的方式,将阳具插入了她的阴道,用力地做着活塞运动。董卿不得 不双手支撑着身体,在男人的冲击下娇躯猛烈地颤抖,努力保持着身体的平衡, 还要翘着美臀来迎合男人的奸淫。这种模仿动物性交的体位,让董卿感觉非常的 屈辱,自己就像是低贱的母狗一样,在被男人驾驭,自己还不得不翘起诱人的美 臀,左右不停摇动着屁股来满足男人的兽欲。
 
  「你可真是天生的性奴尤物,男人最爱的玩具,百玩不厌,每天干你都还有 新鲜感!」小马快活地进行着活塞运动,开心地说。
 
  「呜呜呜……呜呜呜……」董卿被丝袜堵住的小嘴,在粉色口罩的阻隔下, 也只能是用低微的呻吟来回答现在主人的话。
 
  「平日里上了电视还装高贵,你看你被我操得身体都骚得不成样子,明明就 是淫荡的贱妇,还要装得男人碰不得的样子,自己也憋坏了吧,就让我来好好地 干你,干得你死去活来,让你被操得舒舒服服的!你看你,下面都湿得不成样子, 这淫水流的可真足,就跟尿尿一样!」
 
  听着小马的调侃,感觉到液体从性器中,在男人阳具的抽插间隙挤压出来, 顺着自己的大腿内侧向下流,大腿上的黑色连裤丝袜都被弄湿了,董卿感到无比 的羞辱,呜呜呜地呻吟中,却更加悲哀,自己的身体虽然是在被男人凌辱,却真 的是沉浸在性爱的欢愉中,这几年来不断地被男人凌辱调教,自己虽然抵触、悲 哀,甚至想要反抗,可是内心深处,董卿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这种剧烈的性爱调 教让自己得到了极大的快感,而自己,确实也有着天生的淫荡本性。
 
  我也许真是天生渴望被男人玩弄的淫荡贱人!在昏暗的小巷内,在小马的凌 辱中,董卿内心无比的悲哀。
 
  自己的右腿被小马从自己的身后抱起来,因为黑色连裤丝袜袜腰在膝盖上方 的束缚,董卿的右腿抬起后,双腿有了膝盖处靠近并拢的姿势,女主播不得不一 条腿穿着金色高跟鞋站立,姿势有点滑稽,还不得不更费力地保持住身体的平衡, 小马的活塞运动却没有停止,反而是加大了力度,董卿不得不向左倾斜了身体, 在男人的冲击下更加剧烈的摇晃起来。
 
  「嗯嗯……呜呜呜……呜呜呜……」董卿的嘴里不住地发出悲鸣,却没有换 来小马的怜惜,男人兽欲大增,反而是干得更加起劲儿。
 
  终于离开了自己的身体,董卿重新双腿站立时,松了一口气,被小马玩弄得 身体酸麻,金色高跟鞋包裹的小脚都开始发软,差点站立不稳。她的黑色连裤丝 袜重新被小马拉到腰间为她穿好,女主播却是一阵羞耻,自己的胯部湿漉漉一片, 不但沾满了自己的淫水,还有内射后男人的精液从自己的性器慢慢流出,在裤袜 裆部的阻隔下,淫水混合着阳精,湿透了黑色连裤丝袜裆部,紧紧贴在自己的胯 部,被风吹过一阵阵的发凉,更加的羞耻,更加的难受。
 
  难道已经结束了?被小马牵着手走出小巷子,董卿松了一口气,想起就要回 到调教自己的别墅,反而一阵轻松,在这街上随时有被认出来的危险,董卿反而 是急着想要离开。从小巷子里走出来,再看到董卿被奸淫后左右摇晃美臀走路的 媚态,来往的男人都露出了猥亵的微笑,在夜店附近,到处都是偷情的男女,一 看女人走路的样子,就知道之前刚发生过什么了!
 
  「哥们,你这妞不错啊,是自己的,还是买的,要是做生意的,开个价呢, 咱也试试这个丝袜美腿妞技术如何。」一个年青人走了过来搭讪,看到董卿成熟 的身体,比起那些浓妆艳抹的一看就是鸡的骚货,好出太多。
 
  「亲爱的,这个帅哥想和你做爱,你愿意吗?」小马搂着董卿的细腰,故意 眨眨眼睛,透出一丝狡黠。
 
  「什么,这是你女朋友?这个……这……嘿……」那个年青人一下子呆住了, 看到董卿拼命地摇头,更加的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
 
  董卿也是紧张砰砰心跳,刚刚想起有人根据自己的发型感觉眼熟,生怕这人 隔着粉色口罩把自己认出来,只能是局促地站在原地,任由小马搂着自己的身体, 肆意地玩弄。
 
  「她不是我女朋友,哈哈,她是我老婆,比我大几岁,可我喜欢这种成熟的 女人。我老婆喜欢在外面和我做爱,这样更刺激,是不是啊,老婆?」小马说着, 拍了拍董卿黑色连裤丝袜包裹的,黑色短风衣下的美臀。
 
  年青人看着小马如此抚摸董卿的身体,真是羡慕到嫉妒,吞了吞口水,看着 董卿扭捏的身体呆呆出神。
 
  「我老婆不愿意和别的男人搞,我也没办法,我们得尊重女性嘛!」小马嘴 里说着尊重,手却在董卿的美臀上不停地抚摸揉捏,看得年青人都要喷鼻血了。 董卿也不敢走开,只能站在原地,任由小马轻薄,黑色丝袜包裹的美腿在玩弄下 不住地颤抖,被丝袜堵住的小嘴里呜呜地轻微呻吟,在男人的灼热目光注视下, 羞涩地低垂俏脸,只盼着小马让自己离开这里,四周渐渐多出很多男人,盯着董 卿曼妙的身体和丝袜美腿,垂涎注目。
 
  年青人恋恋不舍地看着董卿,好在没有再纠缠:「那是,那是,我们出来找 乐子也是你情我愿嘛。美女什么时候想和我们玩玩,来这里就是,我们几乎天天 都在这里泡吧的!」
 
  年青人说完,周围的男人都纷纷点头,吓得董卿身体一颤,竟然那么多人想 要自己的身体。小马和众人打完招呼,终于带走了董卿,这让女主播松了一口气, 至少没被北京市民发现自己的身份。在微博里,自己刚刚发过所谓在美国吃饭的 博文,要是在北京的夜店穿帮,那真是没脸见人了!
 
  「出来这么长时间,想尿尿了吧?」走了一会儿,小马突然问道。
 
  董卿一阵吃惊,立刻面红耳赤,好在带着粉色口罩,遮挡了自己羞赧的神态。 穿着金色高跟鞋让小马牵着逛街,在堵嘴之前还喝了不少的水,董卿不但是双腿 发酸,膀胱也已经有了一阵阵的肿胀,其实她早就想要放尿了。但是小马主动问 起来,董卿立刻感到不安,这男人肯定是不安好心。
 
  确实有了浓厚的尿意,董卿只得点点头,看着小马,等待他的允许。小马却 指了指路边的小树,笑着说:「去树下放尿吧!」
 
  此时两人到了行人相对较少的小路上,旁边是个供人休息和锻炼的街头小花 园,而小马指着的那颗树,就是在路边,董卿若是在那里尿尿,路边的行人因为 附近灯光昏暗一时间不会看到,但如果扭头仔细看,女人蹲着尿尿的样子还是很 容易被发现的。看到董卿一时间没有勇气过去放尿,小马又说:「怎么,又不想 尿了吗,那我可要一夜都禁止你排尿,到时候尿裤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不远处就有亮着灯光的公厕,可是小马只是指了指路边的小树,董卿也不敢 违抗了,真要是一夜不让排尿,只怕自己根本憋不住,膀胱都要憋炸。董卿只好 战战兢兢走到小树后面,把短风衣下摆撩起来,黑色连裤丝袜褪到大腿上,蹲下 分开双腿,准备放尿。夜里的凉风吹过,屁股一阵阵发冷,董卿被恐惧、羞耻、 悲哀的情绪笼罩,身体猛地一颤,一股尿液从自己的马眼射出来,身体一阵轻松。 
  心里不停地祈祷不要被人发现,可是尿液排到一半,一个老头的声音突然响 起:「干什么呢,不许随地大小便!」
 
  到了深夜,已经安静下来的小公园,老头的声音仿佛晴天霹雳,吓得董卿竟 瞬间停止了排尿,尿液硬生生给憋在了膀胱内。也不知道小马在哪里,董卿扭头 看到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老头,手里拿着手电往这里照,向自己走来,董卿哪里 还敢蹲着不动,不知道从哪里生成的力气,突然就站了起来。老头距离董卿还有 五十步的位置,手电照着依稀看到是个女人蹲在树下大小便,本想上前呵斥,可 是看到董卿突然站起来,双手将风衣下摆撩到腰间,露出褪下黑色裤袜后雪白的 美臀,老头也呆住了,不知道走近了是否合适。小马躲到阴暗的角落,看得也是 非常刺激,不过他也考虑好,如果老头走近了,自己就赶快冲出来阻止他,承认 错误外带交罚款,总不能让人发现这个蹲在树下放尿的女人是董卿。
 
  老头呆住没有走近,董卿倒是反应迅速,手里的风衣下摆还没有松开,就迈 开腿迅速逃跑了。虽然黑色连裤丝袜褪到大腿上,勒着双腿迈不开大步子,脚上 还穿着金色的高跟鞋,可是对于被抓现行的恐惧,让董卿也顾不得自己赤裸的美 臀,迅速冲进了公园深处,好在夜里小公园的路灯都熄灭了,漆黑一片的空间, 只有依靠月光看到的朦胧一片。董卿跌跌撞撞走了一阵子,感觉快要从公园的另 一头走出去了,才想起来自己的裤袜还没有重新穿好,而自己手里居然还抓着风 衣下摆,使得自己的屁股露在外面。不由一阵脸红,放下风衣下摆,重新将黑色 连裤丝袜穿好。尿尿一半停下来,也来不及擦,自己的胯部还残留一些尿液,重 新穿好黑色连裤丝袜,裤袜裆部浸透了尿液贴着自己的下体,说不出的屈辱和难 受,远处还传来了巡逻老头的喊声:「怎么一点公德心都没有,随处大小便,还 是个挺时髦的大姑娘,公厕就在路边,多走两步不行吗?这次放了你,下次再让 我逮到,就要罚款了!」
 
  听到老头骂骂咧咧的声音,董卿羞愧难当,堂堂央视头把交椅的女主播,何 曾干过如此低劣无耻的行为。小马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怎么样,像母狗一 样随处放尿,是不是很刺激。」
 
  董卿心中一阵悲哀,居然要被男人如此的凌辱,可她却也只能是呜呜呜的一 阵哀鸣,从丝袜堵住的小嘴里发出的声音,连自己都不明白想说的是什么。 
  跟着小马重新回到街上,远离了放尿的小公园,而商业街在夜里依旧比较热 闹,董卿渐渐平复下来,却感觉到浓烈的尿意,之前放尿到一半就停了下来,现 在想要放尿的渴望愈发的强烈了!
 
  「刚才尿完了吗?」小马搂着董卿,在她耳边轻声问道。
 
  董卿迟疑了一下,轻轻点头,双腿却不由自主并拢在一起,猛地颤抖一下。 
  「要是还没尿完,在这里继续放尿,可要尿完了才能回去,我要检查咯。」 小马从身后搂住董卿,右手伸进了她的黑色风衣内。除了了黑色连裤丝袜,里面 是一次不挂的,小马的右手在董卿平坦的小腹上一番爱抚,微微用力按了按。只 觉得自己的尿眼差点决堤,董卿的娇躯猛地一颤。
 
  「摸着你小腹还是硬硬的,明明是在憋尿嘛,憋坏了身子,我怎么玩你,就 这里,乖乖尿出来,穿着衣服呢,不怕别人看到。站着尿,看看你的技术怎么样。」 小马一边说着,一边轻抚董卿的小腹,刺激着她的排尿器官。
 
  一阵阵的刺激,让自己的尿意更加强烈,可是在这人来人往的街上,四处的 霓虹闪烁,董卿害怕自己的放尿会被发现,那后果不堪设想,但是小马不断刺激 着自己的排尿器官,对于小腹的压迫让自己的膀胱胀痛难忍,再想憋尿已经越来 越难。黑色丝袜包裹的美腿不住地颤动,在外人看来,是一对情侣亲密地搂在一 起,可董卿有苦自己知,自己已经到了失禁的边缘。几分钟后,董卿感到自己的 裤袜裆部一阵暖流,瞬间就已经湿透,她还是失禁了!
 
  「嗯嗯……呜呜呜……呜呜……」丝袜堵住的小嘴发出一阵阵的悲鸣,董卿 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来往的行人何曾想到,央视的一姐现在就站在路边,被男人 搂着,被玩弄得要站在街边放尿!
 
  裆部已经湿透,尿液已经无法在被憋住,董卿惊恐地看着四周来往的路人, 祈祷着不要有人注意自己的窘态,尤其是自己紧紧并拢的双腿,她也能感觉到, 下体湿透的面积正在扩大,黑色的连裤丝袜从裆部已经湿到大腿内侧,而小马极 有规律的按压自己的小腹,让她已经没有能力闭合自己的尿眼,来阻止尿液的排 泄。失禁流出的尿液,源源不断一股股地在黑色连裤丝袜裆部阻挡下,无法射出, 却要顺着董卿的美腿往下流。黑色的丝袜很快已经湿透,董卿低头一看,自己的 脚下,慢慢积聚了一滩晶莹的尿液。
 
  「怎么样,尿出来很痛快吧,在众人面前站着放尿,是不是很刺激。」小马 摸到董卿的裆部,湿漉漉的一片已经说明女主播在自己的调教下已经失禁,语气 中充满了胜利的得意。
 
  「央视街头站立撒尿,要是让记者拍到,那肯定能上报纸头条吧,连新闻联 播都能上去!」
 
  「呜呜呜……呜呜呜……」一对年轻男女走过去,又听到小马如此调侃,董 卿心里一阵紧张,用力憋住停止了排尿,可是小马不停地按动着自己的小腹下方, 此时还不断隔着裤袜来抚弄她的阴阜,湿漉漉滑腻的下体一阵剧烈的刺激,董卿 不但憋尿失败,又喷出一股温暖的尿液,由于敏感的身体不断地遭受刺激,这次 的尿液还使得阴户分泌出淫水,混合着尿液从裤袜裆部顺利而下。
 
  「老是把腿紧紧并在一起,这尿液都集中在大腿内侧了,时间长了可是会得 湿疹的,分开双腿,让你的丝袜也透透气!」小马没有因为董卿裆部裤袜湿透了 尿液而收手,反而是更有兴致,在滑腻的丝袜上来回地抚摸,刺激得女主播娇躯 不住地颤抖。
 
  董卿更是不敢违抗,只得慢慢分开自己的黑丝美腿,地上一滩亮晶晶的液体 让她无比的羞愧,好在到了深夜来往行人少了许多,也没有人注意到放尿的女主 播。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放尿,董卿最怕的是被人发现,此时只盼着早点离开,趁 着来往人少时,分开的双腿一阵发酥,她自己用力,羞涩中从膀胱中挤出一股尿 液,这时也不再试图闭紧尿眼,任由浅黄色的尿液从自己的尿眼喷出,透过黑色 裤袜裆部的阻隔,大部分顺大腿流下去,还有一部分冲过裤袜的阻隔,一滴滴快 速地落到地上,轻微的滴答声,也让董卿羞辱得很。垂直落下的尿液,滴到地面 上,水珠四溅,自己还没有浸透的脚面,此时也被落下的尿液大湿,董卿感觉到 丝袜包裹的每一寸肌肤,此时都是湿透的,一阵阵的恶心,由于心理作用,董卿 感觉能闻到自己的尿骚味。终于,将自己体内的尿液都排泄出来,董卿松了一口 气,站在自己的尿液上如释重负,任由小马继续抚弄自己的性器,尿液也排不出 来了。小马也感觉到董卿完成了放尿,这才抽出了手。穿着尿液湿透的黑色连裤 丝袜,董卿跟着小马往回走,扭头看到地上满满一滩尿液,心中无比的悲哀,自 己的金色高跟鞋里也浸透了尿液,黑色丝袜包裹的玉足泡在尿液浸透的高跟鞋内, 走起路来一步一步地打滑,行动笨拙了不少,董卿也只好慢慢走着,任由自己的 嫩脚被尿液丝袜浸泡。回头再看,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小女生刚刚走过去,因为是 厚底的运动鞋,那个姑娘直接踩在了董卿放尿留下的那滩尿液上,这个小姑娘做 梦也不会想到,自己脚下踩到的,是央视一姐董卿的尿液。
 
  「走吧,还要去接陈蓓蓓呢,被那么多人轮奸,恐怕连腰都直不起来喽!」 
  回到了小马家,董卿、陈蓓蓓、秦方,三个女人身上的衣物,包括贴身的丝 袜都被脱了下来,赤裸的三位女主播,都瘫软在地板上,双手用皮质手铐拘束在 身后,而双脚都用相同的皮铐禁锢并拢在一起。
 
  小马眉头紧锁,手中的手机显示一则新闻——「B不雅视频曝光,央视严肃 处理」。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7-16更新.
    Processed in: 0.0156 second(s), 8 queries 1.77 mb Mem On.